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九章 欺師滅祖

作者:非語逐魂字數:2351更新時間:2018-10-20 16:49:21
    三人彼此對視一眼,眼中有驚懼,有遲疑,似乎還有幾分興奮和渴望,心中均想:這連城訣果然威力絕倫,不枉這次做下此等天理不容之事了。

    交流下眼神,最年輕的那個中年男子馬上一臉悲痛,跪著爬過去,嘴里帶著哭聲說道:

    “師……師父,我知錯了,知錯了,都是大師兄二師兄蠱惑我這么干的,說什么連城訣天下無敵。”

    老者冷冷看著他不說話,他馬上磕頭道:“師父,我一時鬼迷了心竅才會干出這種天理不容的事,求師父原諒。”

    見老者似乎在猶豫,心下一橫馬上接著說道:“如果師父不能原諒弟子,弟子情愿一死。”

    說著雙手抓住老者的劍刃往自己咽喉處刺,他自己的脖子卻不往劍上湊。
時代控衛無彈窗
    老者劍沒動,看他雙手已經劃破,流出滴滴鮮血,心中一軟,便相信了他,甩開劍刃說道:“老三,起來,為師原諒你了。你且退后,待為師清理門戶。”說完走向剩下的兩人。

    看到這慕容復哪還猜不到四人身份,這不就是梅念笙和他的三個徒弟萬震山、言達平、戚長發么。

    心中暗想:“這老三應該就是戚長發了,他的悔過絕對是假的,要不要提醒梅念笙呢?”想了想還是不妥,現在提醒已經來不及了,暴露出自己就等于找死。

    果然,梅念笙走向萬震山和言達平,正想用最后殘余的功力廢了這兩不肖弟子,忽然一股鉆心之痛傳來,低頭看去,一截沾滿鮮血的劍刃從左胸處冒出。

    梅念笙大腦中一片茫然,努力回頭看去,才發現原來是剛被他原諒的老三戚長發一劍刺穿了他的心臟。他萬萬沒想到這個他最看好的小徒弟會第二次背叛自己。網游之幻世天王作品目錄

    梅念笙心頭一痛,比之穿心之痛更甚,接著涌出一股怒火,全身內力一震,插在身上的劍原路返回,打在戚長發的胸前。

    戚長發被震得倒飛而出,空中又噴出一大口鮮血。不過梅念笙到底是強弩之末的之末了,僅僅只是震傷戚長發,只見他幾個呼吸間便壓住傷勢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梅念笙的內傷加重,拄著長劍單膝跪地,心中已是萬念俱灰。眼見三個徒弟再次圍了過來,掏出一本寫著“唐詩選輯”的書冊。

    三人一見這本書,立刻停在原地,神色緊張的看著梅念笙,生怕他臨死毀了這本書冊,到時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。

    梅念笙如何不知道他們心中所想,他也確實有此想法。不過想到如今漢人勢弱,天下民不聊生,若是自己現在死了,心中那個大秘密就此長埋黃土,實在是非常可惜,也絕了漢人的希望。漫游于星際作品目錄

    梅念笙心念一動,嘴中怒聲說道:“給你們!”說著把書冊用力一拋,而自己向另一個方向逃走。

    慕容復暗道糟糕,也不知梅念笙是有意還是無意,那本書正是朝著慕容復這個方向扔來,這么近的距離肯定會被發現。

    果然,在書落地之前,三人一躍而起,同時抓到那本書,用力一扯,竟是各自搶到一部分。

    落地之時,萬震山看也不看手里的殘書,目光看向慕容復所在方向,嘴里冷聲喝道:“是誰?”

    言達平和戚長發心中一驚,還以為是萬震山想使詐,急忙將書放入懷中,各自退后兩步,手握劍柄。

    但見萬震山卻沒有后續動作,只是死死盯著一個方向,兩人也順著萬震山的目光看去。劍逆萬界

    原來兩丈處一棵樹后,確實露出一片衣角,這才心中釋然,隨后又是一緊,他們今晚欺師滅祖若是傳了出去,今后再也別想在江湖中立足了。

    不管樹后的人是誰都要殺人滅口,于是兩人也開口喝道:“出來!”

    慕容復此時背靠著樹,額頭已經冒出冷汗,手腳有些發涼,心知處境非常不妙。

    他可不認為自己能打過三人聯手,也知道他們不管自己是何身份都不會放過自己,心中百念急轉。

    不過此時慕容復緊張異常,如何能想出脫身之策,最后干脆來最簡單的,也不露面,運起輕功就往前跑去。

    言達平見慕容復背影是一個半大少年,剛要躍出追擊,卻發現萬震山和戚長發絲毫沒有動作,疑惑開口道:“你們?”囂張天王

    萬震山瞥了一眼梅念笙離去的方向開口道:“劍訣要緊,這個人讓門下弟子去解決吧。”說完帶頭快速往梅念笙逃跑的方向追去,戚長發與言達平也急忙跟上。

    慕容復跑了半個時辰見后面沒人追來,頓時松了一口氣,他們應該去找梅念笙了。

    若是梅念笙活著,他們也不得安生,而自己逃出去只是影響到他們的名聲,畢竟對這些人來說,名聲與性命當然優先選擇后者,慕容復心中如此想。

    接著又尋思到,按照劇情發展現在梅念笙應該是在丁典船上了,那要不要謀劃一番神照經呢?

    據說這本經書有起死回生之效,想那丁典被挑了手腳筋,練成后還能恢復,而且天下無人能擋。

    慕容復心中十分意動,不過想到萬震山他們還在附近,一不小心就會被滅口,神功寶典有的是,為了這本不知底細的秘籍冒此大險實在不值。

    權衡利弊下,慕容復又打消了心中念頭,急忙離去。

    次日傍晚,慕容復正十分苦惱的站在一處江邊,樣子有些狼狽。

    原來昨晚跑路時他不辨方向,找不到林中車夫與馬車,他也不敢在那片區域停留太久,遂順江而下。

    現在人生地不熟,想找個問路的人都沒有,只能望江而嘆。忽然,慕容復凝神一看,一艘小船向岸邊劃來,慕容復心中大喜,真是瞌睡遇到枕頭了。

    待得小船停穩,慕容復剛想上前問路,只見那劃船的船夫突然倒在船上,接著從船屋中走出一男子,慕容復心生疑惑,閃身躲在一旁的草叢中。

    只見那男子年紀二十五六,衣著華貴,容貌俊秀中帶有一股儒雅。男子對著昏迷的船夫說了句什么,隨后扶起船夫靠坐在船屋木板上,轉身進了船屋。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金蟾捕鱼在线玩 金博棋牌app官网下载 四川金7乐软件 易发棋牌手机官网下载 新疆福彩喜乐彩开奖 黑龙江11选5前三走势图 pc蛋蛋预测神网站 山东十一选五下载 股票分析师课程 内蒙古11选5预测推荐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记录 双色球如何通过专家预测选号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0610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重庆百变王牌投注 南通棋牌大厅下载安装